学生文本讲稿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3-21   浏览次数:63

一、    法家的社会背景

西周封建社会的运转,所依靠的是两项权力原则:礼和刑。礼包括仪文、礼节、举止行为的规定,以及社会习俗所构成的不成文法。刑即刑罚。《礼记》称“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说明了这两项原则的不同应用范围。

周朝的后几百年,礼崩乐坏”“诸侯争霸封建社会制度逐步解体。社会发生了深远的变化。社会各阶级原有的固定性,被打破。在这种形势下,各国都需要强化国家的统治。
  新的情况带来了新的问题。面对这样的形势,自孔子以来各派思想家都力求解决君王的各种问题。他们建议的解决办法往往不切合实际,各国诸侯需要的不是对百姓行仁政的理想纲领,而是如何应付眼前难题的灵计妙策。

二、治国之道

先秦时期各主要思想流派最后出现的是法家,法家深深懂得,每个时代的变化都有它不得不变的原因,因此只能现实地对待世界。

   法家为了适应新的政治情况,建议采取新的方法治理国家。他们以主张“以法治国”的“法治”而闻名,而且提出了一整套的理论和方法。

   法家前期的主要人物有吴起、商鞅、慎到、申不害,商鞅是前期法家的代表;后期有韩非、李斯,韩非是法家的集大成者。本文重点谈一谈韩非的管理思想。

法家的管理学说,本质上是一种控制理论。韩非法治思想的特点是,主张“法”、“术”、“势”相结合。这里“势”所涉及的是控制系统问题;“法”所涉及的是控制标准问题;“术”所涉及的则是控制手段问题。在韩非看来,要实现对国家的有效控制,必须同时具备“法”、“术”、“势”三个要件。

韩非的""是建立在类似于荀况的"性恶论"的基础之上,减少了对人性善的期望而承袭了荀况"以法制之""矫饰人之情性而正之"的主张,强调统治者应取一种主动的姿态,用""""""相结合的"王者之道" 牢牢控制被统治者。韩非关于""的系统论述表明他已清楚地看到了当时"礼崩乐坏"的社会环境下所潜伏的危机。为了消除这一危机,韩非子认为根本方法是制订上述完善的法律,建立一个秩序井然的"法治社会"。韩非在其法律理论中最强调法的地位,"以法为本"(《韩非子·饰邪》)"以法为教"(《韩非子·五蠹》)。韩非认为建立法制是统治者最应注重的,主张"立法于君",强调立法权的集中,但他同时又指出应当"因天命、持大体""守自然之道" "因道全法",在立法权的行使过程中,要遵循和顺应宇宙万物运行的根本规律"天命""",使""得以健全和完善,尽量令所制订的法追求"公利"而不"逆人心"

韩非强调法律的强制性 ,"信赏必罚""令出必行",在给予法以观念上崇高尊严的同时,更注重将其置于以王权为代表的国家强制力的保护之下,确保法令的预期效力得以发挥。韩非关于""的系统论述表明他已清楚地看到了当时"礼崩乐坏"的社会环境下所潜伏的危机。为了消除这一危机,韩非子认为根本方法是制订上述完善的法律,建立一个秩序井然的"法治社会"

韩非进一步提出"" (即,君主统治的手段和策略)的概念。内容包括任免、考核、赏罚各级官员的手段以及如何维护君主的权力,即所谓刑名之术、察奸之术等。韩非尤其强调君主应保持"虚静之心"的基本修养,切不可轻易在属下面前表现出私人的好恶喜怒以及显露自己的才能。在韩非子的深入论证下,这种具有典型东方神秘色彩的""的确表现出了耐人寻味的冷静与智慧。

拥有了""的统治者,还要将""""很好地结合起来。""""最大的区别是,"法莫如显,而术不欲见。"""是为达到某种目标而订立的办法、规章之类的强制性制度,应明文公布;""则是统治者控制其臣下的技巧,应当潜藏胸中,择机使用,不轻易示人。可以看出,韩非主张""应是静态的和公开的,""则是动态的和隐秘的。

韩非强调""在统治中的作用,同时突出""的重要性。他所认为的"",主要指君王手中的权势、权威即君主统治所依托的权力和威势。他认为还存在着人为之势,即统治者努力扩大和加强权势,相比之下,韩非更重视人为之势,他的理论体系也是紧紧围绕着如何创造人为之势展开的,意在鼓动君王把全部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成为真正最高的绝对权威。韩非主张的整套法、术、势思想的最后落脚点,就是为了巩固和扩大君主的""

法家与道家社会管理思想的异同

老子的水式管理(柔性管理):老子对水有着相当高的评价:“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近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动善时。夫不争,帮无尤。”

老子的无为管理:“无为”是道学中最为精练的也是最为重要的。在《老子》中就有十多处提到了无为。道家的无为而治是管上的一个高境界。

老子的无为是一种积极的,是为了要去为的无为,是动态的。可以把这一原理根据辩证法分为3个阶段:有为无为无不为。

法家管理的核心:主张用客观的、具体的、铁定的法律,通过铁面无私的奖惩制度,进一步强化司法的威严和检查的力量,确保每个人在各自的工作位置都必须达到最高和最大限度的工作效率,以奖惩赏罚的强制手段来求得公平这一社会理想。

法家与儒家社会管理思想的异同

儒家认为要靠礼和道德,而不是靠法律与刑罚来治理百姓。他们主张沿用西周初期的体制,而没有察觉到社会情况已经变化,他们还指望靠老办法治国,就成了保守派。但在另一方面他们又是革命派,因为在他们的思想里反映了时代的变化,不再坚持以出身贵贱和财产多少来划分社会阶级。而且,儒家坚持以礼治国,这样“礼”不仅是统治贵族的准绳,也成为统治庶民百姓的准绳,这对庶民百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这一点说,儒家是革命的。

思想和儒家的思想是一样的,没有社会阶级高下的区别,人人在法律和统治者面前地位都一样。但是法家所做的不是把庶民的地位提高,而是把贵族的地位降低,靠奖惩来统治一切人,这就把“礼”抛到一边去了。

儒家的主张是理想主义,法家的主张是现实主义。在中国历史上,儒家一向指责法家卑鄙、粗野,而法家则总是指责儒家书生气、不切实际。

礼与法 德与刑,出礼入法三个角度分别阐述些儒法之间的异同:

1 儒家是从根本上否认社会齐平的,认为人既有智叟又有愚公,所以有高低贵贱之分。儒家看重的是异,也就是贵贱长幼之异,。因人而异的礼。而法家倡导的是同。也就是单独使用法律来约束整个社会成员,重视法治,反对因贵贱,尊卑而异的礼。

2 儒家认为无论人性善恶,都可以用道德教化的力量,变化人心的方式,达到心理上的改造。使人良善,无奸邪之心,而达到彻底改造,这断然是法律制裁所达不到的,所以以治国的立场上,法家根本否认仁义道德,认为不能止乱,无益于治。而且重刑重罪,轻刑轻罪也无益于治国,发展到商鞅时期尤甚;

3 儒法之争在战国时期达到顶峰,西汉以后儒法之争逐渐消失 <1>汉武帝后,儒家逐渐成为正统思想,法家逐渐失势 <2>制度方面,法律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 <3>地方官司法权行政权合一 由此可看,儒法之争虽已在汉代不存在了,而且作为正统学术思想的儒家学派也承认了法律作为治世工具的重要意义。已不再排斥法治,在礼治为主,法治为辅的原则下,礼治与法治思想已经逐渐趋于折衷调和状态。

 

三、   法家的社会管理思想对当代社会的启示

法家管理以“法”即管理制度为核心,注重“法”、“势”、“术”即管理制度、管理权威与管理技巧的完美结合。在组织机构的建立、职位的设置、人员的选拔、授权、监督、考查等方面,法家提供了中国古代管理从理论走向实践的极佳范例。即便在今天,我们也仍能从中不断寻求启示。

但是法家也有其不足的地方。如极力夸大法律的作用,强调用重刑来治理国家,“以刑去刑”,而且是对轻罪实行重罚,迷信法律的作用。他们认为人的本性都是追求利益的,没有什么道德的标准可言,所以,就要用利益、荣誉来诱导人民去做。

法家思想对于现代的意义在于法家严格有法必依,依法治国的思想,切实做到公开、公平、公正,法家思想里结合时代的不同,就需要对法律进行修正的这些思想都是值得提倡的。现在的法律,要真正为了社会健康发展而制定的法律。先做到依法治国,是要建立健全规章制度,法律法规,并且要有效地执行。坚持人人平等的原则用于现代社会的治理之道。